d88尊龙

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没有同农民运动结合起来没有自己的根据地”习仲勋如沐春风,真诚坦率的笑容亲切质朴的话语让连日来备受精神煎熬的习仲勋醍醐灌顶心头豁然开朗他对这个吸着旱烟袋大自己十几岁的传奇人物又有了新的认识尤其是对他建立根据地的理论留下了深刻难忘的印象从此,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在习仲勋心底扎根发芽成了他在陕甘边区革命生涯的一条主旋律不久,敌人兵分三路开始“围剿”红军陕甘游击队“以退为进”撤出杨柳坪向西,诱敌进入照金当夜借大雾回戈照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全歼第三路敌军又借有利地形击溃敌军一千多人随后,为避敌人锋芒游击队撤离照金这时,习仲勋奉命留在照金地区,坚持游击战争为开辟革命根据地夯实群众基础——你是关中人种过庄稼能和农民打成一片队伍走了只要依靠群众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关中逃难的饥民多你人熟地熟没有枪支弹药留给你成立农民协会开展游击战争……对刘志丹和谢子长的嘱托习仲勋无限感慨他对即将到来的一切充满了必胜的信心红军主力撤离后习仲勋率领特务队打土豪、分粮食、发展党员组织农会,开展游击向群众宣传耕者有其田反压迫、反剥削的革命思想秘密建立革命组织不久,因遭到敌人的反复进剿特务队被迫离开照金转入渭北游击区这里,曾是习仲勋战斗过的地方,从大革命时期就一直进行着武装斗争这里,为以后陕甘边照金和南梁革命根据地培养了干部积累了斗争经验这里,为陕甘边红二十六军培育了发展的土壤改编后的游击队像一条箭鱼穿梭在渭北广袤的乡村所到之处,土豪劣绅无不心惊胆战区内各地的游击队农民联合会异常活跃。

  • 博客访问: 763780
  • 博文数量: 776
  • 用 户 组: 普通用户
  • 注册时间:2020-04-06 20:22:57
  • 认证徽章:
个人简介

在潮安磷溪乡有一条清秀的金山溪,相传就是韩愈因治理低洼涝地而倡辟的,所以在导涝入韩江的龙山关上,也建有韩祠。

文章分类

全部博文(529)

文章存档

2015年(609)

2014年(593)

2013年(815)

2012年(849)

订阅
d88尊龙_d88尊龙官网㊣㊣ 2020-04-06 20:22:57

分类: 中新网

尊龙d88人生就是博,在黑夜的尽头,在死亡的边缘延安接纳了这支特殊的队伍这八颗不灭的不屈火种重又加入了燎原之势红军的名册里,永记他们的姓名已经是第七天了,脚步仍在大山中徘徊已经是秋尽冬来了,冷风浸透阴雨的天空衣服被树枝拉撕成布条条草鞋在脚板下变成一条条草绳祁连山啊,连绵成无尽的屏障云一层,雾一层又一个战友倒下了,留在进军路上用山土合着眼泪掩埋用松枝和野花掩埋剩下的八位战士,挥泪告别手握树杖,你搀我扶又穿行在林海的深部挣扎在生命的底层这是一支行军掉队的特殊小分队他们有的身负重伤,伤口在流血他们有的染病,身体弱不经风但他们的心没有受伤,没有生病他们决意踩着主力部队的脚印走走出茫茫祁连山走向革命的光明山无尽头,有脚步丈量干粮已无,有野菜山果充饥在茫茫大山里行走,没有指南可愁死了一个个年轻的士兵怎么办?往哪走死寂的祁连山大山啊,静寂无声是谁说:革命,向左,向左心中闪过延安的宝塔,延河的水声党中央就在延安啊毛主席就在延安啊红军主力就在延安啊眼前,划开一道天空蓄了长胡子的班长大声喊“要革命,向东走!”“要革命,向东走!”山也应,水也应八条铁汉挺起胸膛继续上路心儿向东脚步向东“要革命,向东走!”这是一首诗,浩然正气之诗这是一首歌,所向无敌之歌心中燃烧着一团熊熊烈火劈开祁连山的千年恶梦留下一串红军战士的赤子血印在黑夜的尽头,在死亡的边缘延安接纳了这支特殊的队伍这八颗不灭的不屈火种重又加入了燎原之势红军的名册里,永记他们的姓名我们要掌握真理,就要埋头学习。此时,我潜进大地深部,倾听那传自80年前的枪声、炮声、杀声我剖开自身的骨骼、血脉、神经那殷殷的血液里红色的火光在闪烁那激跳的脉搏里传导着一种激情我的思维之河流淌着中国式的救国之路我的脚步之旅总爱踏响烽火的路程这簇星火—中国革命的原初火种已淬炼成今天的强大、繁荣、富强新一代人很难从甜蜜中体味到那种艰辛可从战火中走过来的人却总能从伟厦的顶端眺望井冈的身影从深深的呼吸中找到遥远的跳动此时,我潜进大地深部,倾听那传自80年前的枪声、炮声、杀声我剖开自身的骨骼、血脉、神经那殷殷的血液里红色的火光在闪烁那激跳的脉搏里传导着一种激情我的思维之河流淌着中国式的救国之路我的脚步之旅总爱踏响烽火的路程中国革命的原初火种,绵延至今它的顶端正盛开现代化的奇图异景可我仍怀念雪山的皎洁之月,闽南的花香枫红远去的历史并没有消失它的思想之芒苍老的青山依旧巍峨耸立华夏之空我们珍藏,我们反刍,我们的生命图腾2007年2月18日于北京在黑夜的尽头,在死亡的边缘延安接纳了这支特殊的队伍这八颗不灭的不屈火种重又加入了燎原之势红军的名册里,永记他们的姓名已经是第七天了,脚步仍在大山中徘徊已经是秋尽冬来了,冷风浸透阴雨的天空衣服被树枝拉撕成布条条草鞋在脚板下变成一条条草绳祁连山啊,连绵成无尽的屏障云一层,雾一层又一个战友倒下了,留在进军路上用山土合着眼泪掩埋用松枝和野花掩埋剩下的八位战士,挥泪告别手握树杖,你搀我扶又穿行在林海的深部挣扎在生命的底层这是一支行军掉队的特殊小分队他们有的身负重伤,伤口在流血他们有的染病,身体弱不经风但他们的心没有受伤,没有生病他们决意踩着主力部队的脚印走走出茫茫祁连山走向革命的光明山无尽头,有脚步丈量干粮已无,有野菜山果充饥在茫茫大山里行走,没有指南可愁死了一个个年轻的士兵怎么办?往哪走死寂的祁连山大山啊,静寂无声是谁说:革命,向左,向左心中闪过延安的宝塔,延河的水声党中央就在延安啊毛主席就在延安啊红军主力就在延安啊眼前,划开一道天空蓄了长胡子的班长大声喊“要革命,向东走!”“要革命,向东走!”山也应,水也应八条铁汉挺起胸膛继续上路心儿向东脚步向东“要革命,向东走!”这是一首诗,浩然正气之诗这是一首歌,所向无敌之歌心中燃烧着一团熊熊烈火劈开祁连山的千年恶梦留下一串红军战士的赤子血印在黑夜的尽头,在死亡的边缘延安接纳了这支特殊的队伍这八颗不灭的不屈火种重又加入了燎原之势红军的名册里,永记他们的姓名

翌年,考入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科就读。d88尊龙大德则大得,小德则小得”。

刘亚生还对周围同志进行气节教育,在他的教育下,绝大部分同志都能坚贞不屈。第六部南下之路真正的敌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同一阵营里射出的冷箭——题记(之二十一)厦门的波涛60一位伟人的前途和命运毕竟与大海的波涛有关一九二六年八月二十六日鲁迅与他的爱人开始了南下的旅程他们愤然离开了刀光剑影的北京离开了血与泪写就的一个个最为黑暗的日子他们带着新的期冀和爱情的萌芽离开了这片他为之生活了十四年的土地太多的苦痛已不能让他们得以安息太多的血的淤积分明让他们不能喘息各色的面孔还有那一张张阴险的嘴脸早已使他们恶心不已南下的路途已经在他们脚下延伸当他二十年前意气风发地登上“大贞丸”的船舱劈波斩浪远航的时候或许与今天脚下起伏的波涛没有什么两样湛蓝的海水掀起一阵阵汹涌的巨浪拍打着他久久不能平静的心弦在汪洋浩瀚的海面上行驶着两艘巨轮一前一后却承载着两颗同样砰然作响的心声鲁迅的船驶往厦门许广平的那条却驶往广州站在甲板上先生用海水般晶莹的心绪努力地倾听自己爱人那缠绵悱恻的心声……61波涛已经远去只好拿昨天记忆的涛声去填补岑寂的心灵这是一座被海水拥抱的校园这是一座比暗夜还要宁静的学校深夜站在“集美楼”的窗前此时的海面分外宁静沿南普陀寺的荒冢之中不时有萤火在闪动此时的先生呵不免感到一种死一般的寂静一阵阵向心底袭来岛上碧绿的葱郁已经失去了颜色他也无暇顾及那些相思树夹竹桃乃至凤凰木们婆娑的身影四个月的时光里尽管他热情不减地帮助青年学生让《舰艇》和《鼓浪》问世尽管他的身边经常围绕着众多进步学生的身影可这里的气氛仍是死气沉沉厦门大学校长的专横乃至满脸的官腔和陈腐相早已让鲁迅忍无可忍在一次研究学院的经费会议上校长林文庆大叫缺乏基金要减少经费预算当有人表示一点微弱的异议时林就威风地大声说道“学校的经费是有钱人拿出来的只有有钱的才有发言权”此时鲁迅愤然而起断然从衣兜里掏出两角银钱猛地往桌上一拍连眼也不转过去大声说道我有钱我要发言!在厦门大学学生会创办的平民学校开学典礼上鲁迅热情地鼓励穷苦的孩子们你们穷的是金钱而不是聪明和智慧只要努力奋斗就可改变永远被奴役的命运而校长林文庆却说“平民识了字就不会送错信主人喜欢雇佣你们也好保住自己的饭碗”庸俗至极一个天堂高等学府的校长竟是如此地卑下和铜臭没等散会鲁迅便愤怒地佛袖而去在中国大大小小的官僚和居心叵测的“学霸”往往是具有同样的一副“心肝”(之二十二)跳来跳去的高长虹62这世上存活着一种种的毒瘤而最毒的一种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和忘恩负义的悖行他伴随着小人的得志往往气焰嚣张而又跋扈其歹毒的心肠更是无所不用其极的险恶和冰冷厚厚的一部中国文学史各色各样的小人可谓不胜枚举而在整个现代的文学史册上高长虹这样的一个臭名昭著的名字就足以称得上是一位最典型而又最自不量力的小人“在我看来杀戮青年的倒似乎大概是青年”在先生的一生中始终都是热爱并竭力去帮助和扶持青年的他用了怎样无尽的心血他用了怎样无休止的生命的时光去浇筑他们成长的根基然而一些竟然在羽翼还未丰满之时就像一头反扑的恶狼一口口咬向自己昨日的恩师今天之所以能够记住高长虹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名字不仅仅因为他是此中的代表即便是先生的敌手中他也是被同类所不齿的一位当然与他齐名的还有一个叫做杨邨人的叛徒文人堪称丧心病狂的急先锋还有一位叫做史济行的无赖他利用了先生的名望欺骗了先生的情感当《孩儿塔》的序文做完之后便在背地里大肆捏造鲁迅的谣言直至先生逝世之后他还本性不改继续伪造先生生平史料其流毒的汁液真可谓源远而流长“他们往往给我十刀我才不得已还以一剑”对于青年败类的无端中伤对于为之倾注了大量心血和生命期许的两面派谬种们痛心之余先生也是不得已才予以还击一二的“真正的敌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同一阵营里射出的冷箭”63一九二四年的北京文学青年高长虹显然还是个青涩的“愤青”这个来自山西的投机小子出于仰慕先生的盛名虔诚而恭敬地膜拜与鲁迅的名下频繁的交往与殷勤的造访赢得了先生的好感那时的鲁迅一步步帮他走上文坛为了编校他《心的探险》一书先生夜间竟疲惫不堪地口吐鲜血躺在病榻为了这样的一个文学青年先生还曾亲自提靴跑到街上为他去修理……羽翼渐丰的高长虹非但不予感激反倒恩将仇报在狼的字典里决没有感激的词汇当他们收敛了伪善的笑容之后便会露出尖牙利齿的凶相一九二六年北京的《莽原》发生了投稿的纠葛“此时上海的长虹发表一封公开信要在厦门的我说句话这是只要有一点常识就知道无从说起的我并非千里眼怎能见的这么远我沉默着”此时高长虹的凶相终于毕露了他先是抛过一顶“思想界先驱”的纸糊的假冠然后又诬陷先生为“绊脚石”和“世故老人”这个偏执的单恋狂竟把自己比喻为太阳把暗恋着的许广平喻为月亮而鲁迅则是他想象中的暗夜他说黑夜夺走了月亮太阳独自在天涯行走龌龊的灵魂外加一副丑陋的嘴脸变态肮脏的心灵兜售着骨子里恩将仇报的货色其丑态百出的闹剧只能给历史留下了不齿的笑柄64在当代的所谓文人圈子中自然不乏高长虹之辈的余孽他们手段之阴险以用心之歹毒一张张无耻的嘴脸远远超过了他们的祖先郁达夫在《怀念鲁迅》一文中曾不无愤慨地说道“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这是一片贯以生长杂草的土壤呵凄迷荒芜的败絮中也寄生着奴性和小人的孽种他们往往戴了一顶作家和学者的桂冠其流氓的行径要比真正的流氓还要无耻和下流卑鄙掩饰着内心的空虚肮脏灵魂的外壳包裹了一幅无知者无畏的面纱其险恶的用心及攫取私欲的膨胀昭然若揭嫉妒还说不上因为他们尚不具备赖以嫉妒甚至比肩的资本你可以有自己的观点也可以言明自己的立场可终不能披着一张人皮信口雌黄恶语中伤出名的渠道很多猎奇的意淫却平添几分病态的狂躁螳臂岂能当车于阴暗中那一道道跳来跳去的鬼魅而心虚的身影似一条条滑腻的毒蛇闪烁而又飘忽不定时代的风貌固然可以变迁小人的嘴脸却惊人地相似(之二十三)血的游戏65接受中山大学的邀请从厦门来到广州的鲁迅匆匆住进了大钟楼空旷的房间在学生的欢迎大会上鲁迅诙谐地说道我不是什么战士和革命家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应该留在北京和厦门与恶势力斗争了听说广州已经革命满街都是红色的标语不过这是用白粉写在红布上的红里夹白有点儿可怕……大钟楼是寂静的所在高高的钟楼下面确实洪水一般的喧闹潮涌赤色的潮流席卷着每一条沸腾的街道只是那些白粉写在红布上的标语红里夹白有点儿可怕敏感的鲁迅仿佛意识到这里可以做革命的策源地也可以做反革命的策源地果然可怖的事情发生了ag亚游集团也正是靠着这种坚定的信念追求,才使得我党经受住了历史的检验和风浪的考验,进而团结带领全国人民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从一个辉煌走向另一个辉煌,并正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集聚正能量,提振精气神。送子留学耀庭门。

阅读(66) | 评论(316) | 转发(330) |
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

周哀王2020-04-06

苏廷毛泽东一生无论是在革命战争的艰苦年代,还是新中国成立以后,个人生活一直坚持艰苦俭朴,不搞任何特殊。

001│序一:品读《渡江颂》聂皖辉003│序二:诗话长江001│前言/中共合肥市委党史研究室第一辑剑指江南003│革命旧址006│征集革命文物008│蔡洼:总前委全体会议旧址013│粟裕骨灰撒放处015│西柏坡:新中国雄浑的序曲028│圣地商丘030│守馆人034│大北望:屋顶上的小树038│车过贾汪040│刘瑞龙:《我的日记》043│总前委的伙房045│白马庙048│襄安052│桐城中学054│农夫与蛇057│致蒋先生061│李代总统065│梅登中将068│张治中墓第二辑家住瑶岗075│家住瑶岗078│油印机081│牵牛084│张氏祠堂086│党旗上的弹孔088│军号090│马灯092│壁诗095│瑶岗人第三辑红旗飘扬107│双清别墅:进京“赶考”的主人114│老照片119│泥汊镇122│西梁山之战130│总统府:最后的王朝137│元勋与士兵140│江阴要塞143│新坑镇:烈士陵园146│上海的早晨149│别了,司徒雷登第四辑胜利之塔155│雕塑161│党史研究室165│小字典168│《城市生活常识读本》171│捐赠文物175│“吴老贵”的大刀178│饭叉182│将军的皮大衣185│雨布189│三角浮架193│通讯稿196│子弹钢笔199│牙刷袋201│舰牌205│军饷箱207│怀表209│民工功劳证212│支前小推车216│“渡江第一船”模型218│手抄歌本220│伞套222│卡宾枪刺刀224│活页歌选227│木盆230│一碟青菜233│船锚234│胜利之塔237│后记:我的红色情结许泽夫

缪氏子2020-04-06 20:22:57

在黑夜的尽头,在死亡的边缘延安接纳了这支特殊的队伍这八颗不灭的不屈火种重又加入了燎原之势红军的名册里,永记他们的姓名已经是第七天了,脚步仍在大山中徘徊已经是秋尽冬来了,冷风浸透阴雨的天空衣服被树枝拉撕成布条条草鞋在脚板下变成一条条草绳祁连山啊,连绵成无尽的屏障云一层,雾一层又一个战友倒下了,留在进军路上用山土合着眼泪掩埋用松枝和野花掩埋剩下的八位战士,挥泪告别手握树杖,你搀我扶又穿行在林海的深部挣扎在生命的底层这是一支行军掉队的特殊小分队他们有的身负重伤,伤口在流血他们有的染病,身体弱不经风但他们的心没有受伤,没有生病他们决意踩着主力部队的脚印走走出茫茫祁连山走向革命的光明山无尽头,有脚步丈量干粮已无,有野菜山果充饥在茫茫大山里行走,没有指南可愁死了一个个年轻的士兵怎么办?往哪走死寂的祁连山大山啊,静寂无声是谁说:革命,向左,向左心中闪过延安的宝塔,延河的水声党中央就在延安啊毛主席就在延安啊红军主力就在延安啊眼前,划开一道天空蓄了长胡子的班长大声喊“要革命,向东走!”“要革命,向东走!”山也应,水也应八条铁汉挺起胸膛继续上路心儿向东脚步向东“要革命,向东走!”这是一首诗,浩然正气之诗这是一首歌,所向无敌之歌心中燃烧着一团熊熊烈火劈开祁连山的千年恶梦留下一串红军战士的赤子血印在黑夜的尽头,在死亡的边缘延安接纳了这支特殊的队伍这八颗不灭的不屈火种重又加入了燎原之势红军的名册里,永记他们的姓名

杨继光2020-04-06 20:22:57

有一年,八路军游击队在她家住了两天,当游击队离开后的第二天,日伪军200余人包围了村子,把她和村长、联络员抓去审问。,在黑夜的尽头,在死亡的边缘延安接纳了这支特殊的队伍这八颗不灭的不屈火种重又加入了燎原之势红军的名册里,永记他们的姓名已经是第七天了,脚步仍在大山中徘徊已经是秋尽冬来了,冷风浸透阴雨的天空衣服被树枝拉撕成布条条草鞋在脚板下变成一条条草绳祁连山啊,连绵成无尽的屏障云一层,雾一层又一个战友倒下了,留在进军路上用山土合着眼泪掩埋用松枝和野花掩埋剩下的八位战士,挥泪告别手握树杖,你搀我扶又穿行在林海的深部挣扎在生命的底层这是一支行军掉队的特殊小分队他们有的身负重伤,伤口在流血他们有的染病,身体弱不经风但他们的心没有受伤,没有生病他们决意踩着主力部队的脚印走走出茫茫祁连山走向革命的光明山无尽头,有脚步丈量干粮已无,有野菜山果充饥在茫茫大山里行走,没有指南可愁死了一个个年轻的士兵怎么办?往哪走死寂的祁连山大山啊,静寂无声是谁说:革命,向左,向左心中闪过延安的宝塔,延河的水声党中央就在延安啊毛主席就在延安啊红军主力就在延安啊眼前,划开一道天空蓄了长胡子的班长大声喊“要革命,向东走!”“要革命,向东走!”山也应,水也应八条铁汉挺起胸膛继续上路心儿向东脚步向东“要革命,向东走!”这是一首诗,浩然正气之诗这是一首歌,所向无敌之歌心中燃烧着一团熊熊烈火劈开祁连山的千年恶梦留下一串红军战士的赤子血印在黑夜的尽头,在死亡的边缘延安接纳了这支特殊的队伍这八颗不灭的不屈火种重又加入了燎原之势红军的名册里,永记他们的姓名。d88尊龙一件是临行前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和他的一次简短谈话,面对那张清癯而又慈祥的面孔胸腔顿时激荡着大海一般的回响豁朗而深邃的话语,使年轻的习仲勋仿佛自己变成了一只雄鹰在辽阔的土地上颉颃、高歌多年以后,他的耳畔还在回响总理语重心长的话语另一件事情,是途中邂逅准备率部东征的刘志丹和宋任穷勒缰下马,几只有力的大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习仲勋感慨不已依依惜别之际,刘志丹叮嘱他“向受过整的同志都说说,过去了的事就不要放在心上,这不是哪个人的问题,是路线问题。。

贺彬2020-04-06 20:22:57

领袖便是洪秀全,振臂一呼百万兵。,八十九个春秋漫长而短暂从少年到革命者从陕北高原到南粤大地从地方到中央每一个足印都盛满了忠诚的血液每一次转身都留下了人民的喝彩每一段记忆都镌刻着人民的冷暖从群众中走来到大地中去无怨无悔,死而后已直到把自己打磨成一块石川河的石头坚硬、锋利而耐磨我本来就是一块一块来自田野的石头任凭风吹雨打,初衷不改只把一腔的苦衷深深地埋在赤诚中我就是一块石头一块离不开泥土的石头任凭暴风骤雨,兢兢业业只把满腹的赤诚深深地植入大地中不卑不亢,光明磊落不求练达,但求无我八十九个春秋短暂而漫长经历了无数的苦难经历了太多的磨砺你愈发显得光鲜少了一些媚俗多了几分傲骨在黑暗与光明的搏斗中在灵与肉的较量中在不断地自我超越中你的锐利你的智慧你的一切的一切犹如淬火之后的刀锋愈加“炉火纯青”即使在人生最黯淡的岁月邪恶也奈何不了你清澈的心境——在你澄明的心湖里飞翔的只有一只叫精卫与石头有关的“神鸟”……从群众中走来到大地中去无怨无悔,死而后已直到把自己打磨成一块田野里的石头坚硬、锐利而内敛。他严守党的组织纪律,维护党的团结,从不搞小圈子、小团体,在党安排的任何岗位上都竭尽全力工作,不计较个人名利得失。。

何元上2020-04-06 20:22:57

烧荒造田原始农业经营十分粗放,即俗说的刀耕火种。,d88尊龙建立全县总农会的条件已经成熟。。韩振纪的祖父韩金为单传独子,他苦读多年,有些学问,身为老童生,屡试不中。。

吕顺华2020-04-06 20:22:57

第六部南下之路真正的敌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同一阵营里射出的冷箭——题记(之二十一)厦门的波涛60一位伟人的前途和命运毕竟与大海的波涛有关一九二六年八月二十六日鲁迅与他的爱人开始了南下的旅程他们愤然离开了刀光剑影的北京离开了血与泪写就的一个个最为黑暗的日子他们带着新的期冀和爱情的萌芽离开了这片他为之生活了十四年的土地太多的苦痛已不能让他们得以安息太多的血的淤积分明让他们不能喘息各色的面孔还有那一张张阴险的嘴脸早已使他们恶心不已南下的路途已经在他们脚下延伸当他二十年前意气风发地登上“大贞丸”的船舱劈波斩浪远航的时候或许与今天脚下起伏的波涛没有什么两样湛蓝的海水掀起一阵阵汹涌的巨浪拍打着他久久不能平静的心弦在汪洋浩瀚的海面上行驶着两艘巨轮一前一后却承载着两颗同样砰然作响的心声鲁迅的船驶往厦门许广平的那条却驶往广州站在甲板上先生用海水般晶莹的心绪努力地倾听自己爱人那缠绵悱恻的心声……61波涛已经远去只好拿昨天记忆的涛声去填补岑寂的心灵这是一座被海水拥抱的校园这是一座比暗夜还要宁静的学校深夜站在“集美楼”的窗前此时的海面分外宁静沿南普陀寺的荒冢之中不时有萤火在闪动此时的先生呵不免感到一种死一般的寂静一阵阵向心底袭来岛上碧绿的葱郁已经失去了颜色他也无暇顾及那些相思树夹竹桃乃至凤凰木们婆娑的身影四个月的时光里尽管他热情不减地帮助青年学生让《舰艇》和《鼓浪》问世尽管他的身边经常围绕着众多进步学生的身影可这里的气氛仍是死气沉沉厦门大学校长的专横乃至满脸的官腔和陈腐相早已让鲁迅忍无可忍在一次研究学院的经费会议上校长林文庆大叫缺乏基金要减少经费预算当有人表示一点微弱的异议时林就威风地大声说道“学校的经费是有钱人拿出来的只有有钱的才有发言权”此时鲁迅愤然而起断然从衣兜里掏出两角银钱猛地往桌上一拍连眼也不转过去大声说道我有钱我要发言!在厦门大学学生会创办的平民学校开学典礼上鲁迅热情地鼓励穷苦的孩子们你们穷的是金钱而不是聪明和智慧只要努力奋斗就可改变永远被奴役的命运而校长林文庆却说“平民识了字就不会送错信主人喜欢雇佣你们也好保住自己的饭碗”庸俗至极一个天堂高等学府的校长竟是如此地卑下和铜臭没等散会鲁迅便愤怒地佛袖而去在中国大大小小的官僚和居心叵测的“学霸”往往是具有同样的一副“心肝”(之二十二)跳来跳去的高长虹62这世上存活着一种种的毒瘤而最毒的一种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和忘恩负义的悖行他伴随着小人的得志往往气焰嚣张而又跋扈其歹毒的心肠更是无所不用其极的险恶和冰冷厚厚的一部中国文学史各色各样的小人可谓不胜枚举而在整个现代的文学史册上高长虹这样的一个臭名昭著的名字就足以称得上是一位最典型而又最自不量力的小人“在我看来杀戮青年的倒似乎大概是青年”在先生的一生中始终都是热爱并竭力去帮助和扶持青年的他用了怎样无尽的心血他用了怎样无休止的生命的时光去浇筑他们成长的根基然而一些竟然在羽翼还未丰满之时就像一头反扑的恶狼一口口咬向自己昨日的恩师今天之所以能够记住高长虹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名字不仅仅因为他是此中的代表即便是先生的敌手中他也是被同类所不齿的一位当然与他齐名的还有一个叫做杨邨人的叛徒文人堪称丧心病狂的急先锋还有一位叫做史济行的无赖他利用了先生的名望欺骗了先生的情感当《孩儿塔》的序文做完之后便在背地里大肆捏造鲁迅的谣言直至先生逝世之后他还本性不改继续伪造先生生平史料其流毒的汁液真可谓源远而流长“他们往往给我十刀我才不得已还以一剑”对于青年败类的无端中伤对于为之倾注了大量心血和生命期许的两面派谬种们痛心之余先生也是不得已才予以还击一二的“真正的敌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同一阵营里射出的冷箭”63一九二四年的北京文学青年高长虹显然还是个青涩的“愤青”这个来自山西的投机小子出于仰慕先生的盛名虔诚而恭敬地膜拜与鲁迅的名下频繁的交往与殷勤的造访赢得了先生的好感那时的鲁迅一步步帮他走上文坛为了编校他《心的探险》一书先生夜间竟疲惫不堪地口吐鲜血躺在病榻为了这样的一个文学青年先生还曾亲自提靴跑到街上为他去修理……羽翼渐丰的高长虹非但不予感激反倒恩将仇报在狼的字典里决没有感激的词汇当他们收敛了伪善的笑容之后便会露出尖牙利齿的凶相一九二六年北京的《莽原》发生了投稿的纠葛“此时上海的长虹发表一封公开信要在厦门的我说句话这是只要有一点常识就知道无从说起的我并非千里眼怎能见的这么远我沉默着”此时高长虹的凶相终于毕露了他先是抛过一顶“思想界先驱”的纸糊的假冠然后又诬陷先生为“绊脚石”和“世故老人”这个偏执的单恋狂竟把自己比喻为太阳把暗恋着的许广平喻为月亮而鲁迅则是他想象中的暗夜他说黑夜夺走了月亮太阳独自在天涯行走龌龊的灵魂外加一副丑陋的嘴脸变态肮脏的心灵兜售着骨子里恩将仇报的货色其丑态百出的闹剧只能给历史留下了不齿的笑柄64在当代的所谓文人圈子中自然不乏高长虹之辈的余孽他们手段之阴险以用心之歹毒一张张无耻的嘴脸远远超过了他们的祖先郁达夫在《怀念鲁迅》一文中曾不无愤慨地说道“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这是一片贯以生长杂草的土壤呵凄迷荒芜的败絮中也寄生着奴性和小人的孽种他们往往戴了一顶作家和学者的桂冠其流氓的行径要比真正的流氓还要无耻和下流卑鄙掩饰着内心的空虚肮脏灵魂的外壳包裹了一幅无知者无畏的面纱其险恶的用心及攫取私欲的膨胀昭然若揭嫉妒还说不上因为他们尚不具备赖以嫉妒甚至比肩的资本你可以有自己的观点也可以言明自己的立场可终不能披着一张人皮信口雌黄恶语中伤出名的渠道很多猎奇的意淫却平添几分病态的狂躁螳臂岂能当车于阴暗中那一道道跳来跳去的鬼魅而心虚的身影似一条条滑腻的毒蛇闪烁而又飘忽不定时代的风貌固然可以变迁小人的嘴脸却惊人地相似(之二十三)血的游戏65接受中山大学的邀请从厦门来到广州的鲁迅匆匆住进了大钟楼空旷的房间在学生的欢迎大会上鲁迅诙谐地说道我不是什么战士和革命家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应该留在北京和厦门与恶势力斗争了听说广州已经革命满街都是红色的标语不过这是用白粉写在红布上的红里夹白有点儿可怕……大钟楼是寂静的所在高高的钟楼下面确实洪水一般的喧闹潮涌赤色的潮流席卷着每一条沸腾的街道只是那些白粉写在红布上的标语红里夹白有点儿可怕敏感的鲁迅仿佛意识到这里可以做革命的策源地也可以做反革命的策源地果然可怖的事情发生了,农军奋战起杀声。。消息传开群众称赞:“共产党的书记真是为老百姓操尽了心!”——一位姓杨的大爷,拿了十个鸡蛋来看习仲勋,他把鸡蛋送到机关伙房,让给伤病员大师傅做好鸡蛋面,给他端了一碗他执意不吃,最终习仲勋还是把鸡蛋面让给了房东大爷——冬季,分区机关给领导们每人缝制了一件棉布大衣,习仲勋找到管理员说:“我的大衣旧了点但还可以穿几年,不要给我再做了。。

评论热议
请登录后评论。

登录 注册

博天堂手机登录 环亚电游下载 真人捕鱼平台 环亚app www.918.com 博天堂手机app 捕鱼王官网 环亚娱乐ag88 真金棋牌捕鱼 利来资源在线 环亚娱乐app am亚美官网